皇冠体育寻求亚洲战略合作伙伴,皇冠代理招募中,皇冠平台开放会员注册、充值、提现、电脑版下载、APP下载。

首页快讯正文

Telegram分享群组:ESO与饭圈,一场关于“造星机制”的对抗

admin2022-08-1917

哈希游戏源码出售www.hx198.vip)采用波场区块链高度哈希值作为统计数据,游戏数据开源、公平、无任何作弊可能性,哈希游戏源码出售开放单双哈希、幸运哈希、哈希定位胆、哈希牛牛等游戏源码下载、出售。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李清莉、陈首丞,编辑:张友发,题图来源:ESO抖音视频截图


“你居然还没被告?”


“这是侵权懂不懂啊?”


随着越来越多的明星粉丝涌入ESO成员的抖音评论区,这个最初被看作玩梗、娱乐的“山寨天团”,似乎渐渐变了味道。


变味升级的导火索是,8月11日,有营销号发文称ESO在长沙录制综艺节目,随后#ESO杨迪刘维长沙录制综艺# #鹿哈综艺首秀路透#两个词条登上微博热搜高位。引发网友热议的同时,也瞬间点燃了追星女孩的“怒火”。



一个多月以前,这个诞生于短视频平台的山寨男团,给沉寂的内娱带来了一丝欢乐。彼时,网友对待他们的态度还很宽容,“好玩好笑”“图个乐儿”是网友的普遍态度。但慢慢的,大家发现——这个“山寨男团”开始认真了。


他们不仅会在线上发短视频、直播赚钱,还开始在线下广场路演、拍MV、出专辑。甚至有粉丝为他们建立了官方后援会,从制定应援色、制作安利图频,到澄清辟谣,将饭圈那一套完美复制,现在的ESO俨然一副明星样



而基于抖音与微博生态不同,形成的舆论环境也不相同。对待这件事时,在以饭圈为主导的微博里,粉丝认为这种无节制利用别人的名气和流量赚钱,以及游走于法律灰色地带的模仿行为,是应该被制止的。


而另一边,热衷玩梗的“抖人”依然波澜不惊,对饭圈所谓的是非问题一笑置之。某种程度上,此前玩ESO的梗,也是“抖人”对当下造星机制与饭圈不良生态的一种无意识的解构与反击。


在之前的文章中,毒眸提到像ESO这样的山寨明星,存活空间与时间不会太长,在互联网下一个“笑点”到来时就会过期。但目前看来,这个时间点或许伴随着侵权的风险提前到来了。


不知道这场以搞笑、戏谑为初衷的闹剧,是否会就此落下帷幕呢?


“饭圈”着急了


其实,一直以来靠模仿为生的山寨明星并不少,为何偏偏是ESO引起了如此激烈的反应?


或许是在模仿这件事上,两者有天然的差别。早年间,热衷模仿周杰伦、周润发、王菲等“天王天后”的达人,初衷大多带着热爱和致敬。为了模仿得更像,达人们通常会付出很多努力来训练声线或包装外形。


并且彼时互联网不发达,饭圈也并未形成,模仿者很难过于利用明星的名气赚取流量。这与诞生于互联网平台的ESO的逻辑大不相同,当下的造星机制过于依赖互联网,众人分食一片互联网流量,因此ESO的出现,对明星本人的影响比以往更大



更何况ESO的模仿,只是套了一层明星的外衣,通过改名与蹭明星热度的方式,实现流量跃升,并没有为模仿这件事付出相应努力。甚至,从他们在公众平台的表现来看,还有戏谑、丑化被模仿者的嫌疑,这也是让粉丝不满的地方。


此外,这种模仿在法律层面,也存在一定问题。娱乐法律师李振武告诉毒眸,“ESO的行为有侵犯明星肖像权和姓名权的可能。从目前看,他们的行为显然就是为了让观众误以为他们是明星本人,或是蹭明星的知名度来获得利益或流量,这种侵权的主观故意就很明显。”


在粉丝看来,更严重的是,ESO如今逐渐有了“转型”成真正明星的迹象。ESO在本月出了两首单曲,拍摄了MV。在最近的采访中,鹿哈还明确表示“娱乐圈里的人要做的事情,我们也要试着做一做。我们想加入电影行业,还想发唱片拍电视剧。”他们的梦想是“在内娱闯出一片名堂”。


采访原文


而他们的此番操作也确实吸引来了一波“粉丝”。有人开通了名为“ESO的男团笔记”的官方后援会微博,不仅与其他明星后援会一样更新团队日常,还颇为“专业”地参与了微博官方推出的,#元气爱豆的日常# #向全世界安利ESO# #爱豆能量月# #爱豆V力量#等话题。


在后援会官博中,有一条虎牙与ESO合作的的户外直播视频。视频中,ESO被粉丝和路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起来,旁边的天桥上也站满了围观的人。表演时,会有粉丝拿着灯牌和手幅呐喊他们的名字,直播结束后,ESO还会和粉丝拍照留念。



对粉丝来说,这种站在明星肩膀上获取流量,还试图将手伸进娱乐圈的行为,相当于“不劳而获”。从道德到法律,饭圈女孩一直热衷于摆事实讲道理。在鹿哈最新的微博中,有鹿晗粉丝评论道,“鹿晗为了梦想吃了很多年的苦,才坚持过来的。你却不用付出任何努力,就能利用他的流量,一边赚人气一边赚钱,是不道德的。


偶像多年的努力,在一个月之内就被几个来路不明的山寨明星窃取,在粉丝看来,是极其严肃且严重的事情。


,

Telegram分享群组www.tel8.vip)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Telegram分享群组包括Telegram分享群组、Telegram群组索引、Telegram群组导航、新加坡Telegram群组、Telegram中文群组、Telegram群组(其他)、Telegram 美国 群组、Telegram群组爬虫、电报群 科学上网、小飞机 怎么 加 群、tg群等内容。Telegram分享群组为广大电报用户提供各种电报群组/电报频道/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

,

但对这类处于“灰色地带”的事件,明星本人又无法做出良好的回击。李律师提到,“ESO的行为虽然涉嫌侵权,但是否告对方侵权,完全取决于明星本人的态度。大多明星为了顾及舆论影响,避免被扣上‘小气’‘玩不起’的帽子,通常很少会选择动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


也就是说,大多时候明星只能吃“哑巴亏”,此时就需要依靠粉丝的讨伐和舆论的谴责解决问题。而微博作为以大V、KOL中心制的饭圈圣地,粉丝试图利用平台优势集体行动,控制舆论风向,维护偶像形象与利益。以此来抵挡,ESO以及其背后热衷玩儿梗的路人,对偶像形象、造星机制和饭圈控制权的破坏。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或许ESO转型背后的逻辑是,他们知道自己无法永远活在别人的“影子”里,所以更要抓紧热度进行转型,跃升为真正的明星,提高“生命力”。所以在这场以模仿为名的闹剧中,ESO成员屡次表现出谦卑、恭敬的态度,努力将自身包装的与普通明星无二,从成立后援会到线下应援等一系列操作,也在尽力向饭圈靠拢。


但这也让流量明星粉丝,对他们的厌恶到达了极点。在粉丝看来,这种为了流量和名气的假意示好和惺惺作态,充满“茶”气,漏洞百出。这也预示着,他们或许永远无法被真正的“明星体系”所接受。


“抖人”不Care


饭圈在此事上的激烈态度,再一次证明了他们非同寻常的战斗能量。这股能量甚至进攻到了抖音,掀起了微博之外的另一场舆论攻坚战。在ESO核心成员“鹿哈”的视频评论区,随处可见鹿晗粉丝们的前排高赞评论。


在评论区粉丝的口中,鹿哈和其团体ESO能火,仅仅是因为cosplay了众多流量明星,“蹭”到了鹿晗和EXO、Big Bang以及TFboys们的流量红利,这也是他们自身带有的原罪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回到ESO最初火爆的逻辑上来看,尽管多场来自微博的热搜助推ESO进入了“大众”视线,让其出道和成员退团都成了被关注的集体事件。但最先“追捧”ESO让其获得流量,并制造了圈层狂欢的,其实是热衷于玩梗的抖人。


在最初的抖音舆论环境中,抖人对ESO的评价,是“黄子诚不帅但像,鹿哈不像但帅”。又譬如,黄子诚联合黄子斌与王子韬一同上演“韬的疯狂多元宇宙”,用户于是齐呼“怎么可以互相之间完全不像,但又都很像黄子韬”。


全新成员的加入,则将这系列事件推向了高潮。原班人马里,黄子诚好歹跟黄子韬有些许相似,鹿哈则为了能够模仿鹿晗刻意学习了很久,即使再退一万步,王二博与王俊卡,多少也有几分神韵在。


但类似“关晓桶”“鹿啥”“易烊干洗”的加入,则完全推翻了以往的模仿秀逻辑。只要顶着一个类似的名字就可以“出道”,相似成了其中最不重要的因素。



这里的底层逻辑是,抖音用户消费的是其团队成员集合在一起后的化学反应,暗藏着嘲讽内娱的小心思。当一个人戏仿另一个人,多半对后者是不尊重的。而本就对明星没有什么尊重情绪的抖人,大可以借此肆意发挥,用“追捧”山寨的方式,来嘲讽娱乐圈的造星机制。即,你用资本打造我不喜欢的明星,我们便用群众的力量造出另一种“丑角”出来。


这也并不针对爱豆,早在ESO之前,抖音用户就是如此借着“三梦奇缘”来暗讽杨幂的。抖人一开始之所以“追捧”ESO,也并非因为“鹿哈”像鹿晗。在“鹿哈”还叫“凌达乐”的时候,他并不火。“鹿哈”改名后,也仅仅是小火。直到“鹿哈”联合了黄子诚、王俊卡等人一同组团出道,才迎来了流量的真正爆发时刻。


可见,在“鹿哈”和ESO火爆的这一事件里,像“鹿晗”只是“鹿哈”最表层的流量密码。真正让ESO爆火的,是或许他们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团体成员之间的化学反应,最终对娱乐圈造星机制形成的戏仿与解构。


只要洞悉了这一点,像或不像,也就根本不重要了。黄子诚因为考驾照退团,可以被炒上热搜。鹿哈和黄子诚在ESO之间进进出出,则引起了更大的喧哗。抖人们把曾经EXO发生的事情和ESO的动态联系在一起,并用自身的力量去复刻饭圈的所作所为,原本在饭圈中被认为是严肃的事件则迅速变成了笑料



某种程度上说,ESO与饭圈之争,和当初的B站与蔡徐坤之争,虎扑与某顶流之战都没有本质区别。只是后者作为社区对饭圈有着激烈且明确的态度,并通过或鬼畜或骂战或技术流的方式去直接展现了他们所不喜欢的明星的“丑态”。


而在抖音,ESO只不过是被推出来的一个代理人,抖人没有那么过于激烈的情绪,也没有类似B站和虎扑那样的组织性,但他们却有着庞大的路人盘和对爱豆共同的反感情绪。ESO成了点燃这些情绪的导火索。


不过,抖人们虽然对此事颇为热衷,但大多数人并不会真正成为ESO的粉丝。在公认最为容易起号的抖音,同时有着类似的爆炸热搜事件,ESO中最受关注的鹿哈,至今也仅有60万粉丝。同时,抖人的情绪是掩藏且微弱的,当战火烧向被推出来的代理人时,幕后的操盘手会立刻离去。


换句话说,路人把他们当小丑并有意无意地以此来嘲弄正主,ESO或许也知道自己在扮演小丑并以此博得打赏。一切本可以如此完美的闭环下去,形成一次又一次的圈层狂欢。可惜的是,ESO终于“破圈”,在长沙登上了杨迪的节目,真正闯入了那个本与他们无关的“娱乐圈”之中,才成为了众矢之的。


圈层的碰撞永远无法和平,饭圈因此怒火中烧。相比起来,并无组织性的始作俑者则在看了一场热闹后迅速离去,鹿哈究竟是否蹭了鹿晗的流量,ESO团队又究竟是否站得住脚,他们并不关心。


如同丁真一样,鹿哈们同样撕开了互联网世界的缝隙。相比丁真,他们的命运则更加悲惨,因为一开始“追捧”他们的人,其实对他们本身并没有兴趣。而反感他们的人,却有着强大的战斗力。


明白了这一点的“鹿哈”,在接受采访时说“做假的没意思”,在评论区下回复王俊卡“该结束这场闹剧了”,然后,将抖音改回了自己的本名:“凌达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李清莉、陈首丞,编辑:张友发

网友评论

热门标签